ipad商标权案给我们的启示

2013-04-18 16:30:31

李春月


  成功的经验可以提升职业自信,失败的教训让人少走弯路。本文通过分析美国苹果公司在ipad商标权案的一审败诉,总结出对我们的执业启示。
  美国苹果公司(以下简称苹果公司)诉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唯冠) "iPad"商标权纠纷案,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败诉后,胜诉方深圳唯冠一方面在多家法院起诉了ipad合作商,一方面在40多家省市工商部门投诉ipad经销商。随着工商部门的查处行动,各地柜台上正在热销的 ipad纷纷被下柜。尽管苹果公司又是上诉,又是声明自己已经合法购买了ipad商标权,又是声称得到香港法院的支持,中国工商执法并不合适,这都不能掩盖苹果公司的惨痛失败。不管本案的二审结果如何?研究苹果公司在本案中的教训,从中得到对中国律师的执业启示。
  一、苹果公司的损失
  虽然还没有权威发布苹果公司的损失金额,但其损失至少应包括如下内容:
  1、处罚损失。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在《关于执行<商标法>及其<实施细则>若干问题的通知》中的规定,"非法经营额为侵权商品销售收入与库存侵权商品的实际成本之和;对于侵权人的原因导致实际成本难以确认的,视其库存商品的数量与该商品的销售单价之乘积为实际成本。"北京市西城区工商分局为西单大悦城苹果专营店,就开出金额或高达2.4亿元的罚单,照此推算苹果公司所面临的损失或破百亿。
  2、赔偿损失。深圳唯冠的代理人对媒体公开表态,要为ipad商标侵权事件向苹果公司索赔100亿。尽管还没起诉,但相信这个数额也不会小的。
  3、销售损失。销售正热的ipad被迫下柜,根据北京西城工商分局查扣ipad的价值推算就有2.4亿元之巨,在整个中国大陆的销售损失就可想而知。
  4、市场损失。中国大陆不仅是ipad的既往市场,更是ipad的未来市场,如果丢中国大陆市场,苹果公司虽然不至于破产,但也得伤筋动骨。
  5、形象损失。这么大的苹果公司,在购买商标权这么重大的商业活动中如此不谨慎,让人不得不怀疑苹果公司的严谨性,再加上苹果产品的某些技术问题,让消费者怎么还敢相信其产品质量?一个生产平板电脑这等高技术产品的公司,没了严谨的企业形象谁还敢买他的产品?
  二、给我们的执业启示
  分析苹果公司的失败原因,可以给中国律师如下执业启示:
  1、关注国际商法中的主权原则。主权原则是国际商法中的基本原则,在商标注册中表现为只有在主权国家注册的商标,才在这个国家享受商标权。律师在从事具体法律事务中,不应忽略法律的基本原则。如果苹果公司法律顾问当初不忽略国际法中主权原则,就不会用一个协议购买十几个法律区域的ipad商标权了。
  2、关注经济平衡因素。虽然IP公司是苹果公司关联公司,其交易也应尽可能地使用公允价格,否则一旦涉及诉讼就难以得到法官的理解。本案中苹果公司以区区的10英磅的价格,收购ipad这如此重大价值的商标,让人感觉苹果在收购ipad商标时有明显的投机成分,使苹果公司处于商业道德的洼地。如果律师在审查合同时,兼顾合同业务的经济平衡,就不会给案件的败诉留下隐患。
  3、适用法律重要性原则。这里的法律重要性原则,是指法律服务的力度应当与业务标的的重要性相适应的原则。在苹果公司一次购买十几个法律区域的ipad商标权事务中,其中中国大陆市场的业务重要性可以抵得过其余所有国家市场业务之和。如果苹果公司律师对中国大陆ipad商标权给予格外重视,也许就不会出现如此大的漏洞。
  4、职业谨慎原则。苹果公司在IT领域的疯狂成功,可能让苹果公司得意忘形,但律师的职业谨慎不应受委托人的情绪所影响。如果苹果公司律师保持了足够的职业谨慎,至少可以郑重地提示苹果公司在中国大陆的ipad商标法律瑕疵,让苹果公司免受如此大的损失。即使委托人当初没接受律师的郑重提示,事件发生后也会对律师刮目相看。
  5、延展法律服务。律师不应简单地提供应答式法律服务,还应根据服务内容适当延展自己的服务范围,并在服务范围方面给委托人以必要的提示。如果说苹果公司在购买ipad商标权的业务中,律师在提供合同审查法律服务时,延展服务提供对合同对方当事人资格的审查,就不会出现本案中的没与真正商标权人签订合同的失误。如果委托人执意限制法律服务内容,律师也应以书面形式提示委托人应注意的法律事项,以避免委托人的失误;另外在法律服务合同中明确约定服务范围,以防委托人把失误迁怒到律师,这不仅保护律师自身的权益,也是对委托人使用其他救济手段的提示。
  6、规范操作。如果按执业规范操作,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执业遗漏。如果苹果公司律师当初按规范操作,就不会遗漏尽职调查这一重要环节,也就不会出现不知道在其购买的多国一揽子商标权中,不包括中国大陆商标。全国律协的执业规范体系尚在建设中,还未制定出商标权交易的服务规范。在全国律协尚未发布相关操作指引的情况下,律师可以应参照地方律协发布的操作指引,如上海市律师协会的《律师提供商标法律服务业务操作指引》,当然律师或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根据执业案例自行总结业务操作规范。(本文作者系辽宁观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